首页 要闻 时政 交通 交警 公路 物流 汽车 民航 铁路 邮政 深度 财经 人物 地方新闻 舆情 车生活 新视野 法律法规 行业新闻 RSS订阅

邂逅千年学府——岳麓书院

2019-05-02 09:26:47 来源:人民交通网 字体:

作者:彧鑫

 

十四年前的一个冬天,我在长沙逗留了两日。说来惭愧,虽是湖南人,但那却是我第二次来到长沙,头一次是北上求学路过,这次是放寒假返家。

很小的时候,就听长辈们提起过,“长沙,是省会,是千年古城”。后来在书中读到,它有马王堆汉墓、四羊方尊、三国吴简等文物,更有“经世致用、兼收并蓄”“心忧天下,敢为人先”等湖湘文化的发源地。虽然如此,但从未深入触摸,依然陌生。于是,我想到了“登高望远”,登岳麓山,饱览古城风情。

次日,我便早早起床,踏上登山之路。可天公不作美,路上飘起了雪花。和北方的晶莹剔透不同,南方的雪显得绵绵腻腻,本来就潮乎乎的天气,更增添了几分湿润。估摸这雪下不了多久,而且雪中的山峦会比平常更美丽,空气也会更好,我便还是按原计划上山。

一路上,雪越下越大,大得让我瞠目结舌——就是在北方,都很少见到这样的暴雪。从天而降的已经不是雪花,更不是雪粒,而是一个一个乒乓球大小的雪团,密密匝匝,让人不能抬头睁眼,只能胆怯的躲在伞下。很快,路上就有半尺厚的积雪,而且因为气候潮湿、温度不够低,积雪不像北方那样瓷实,可以稳稳踩在上面,但一踩就会深陷下去,鞋袜湿透,走路尚且困难,更何况爬山了。最后,我还是决定放弃了登山计划,来到了山脚下,因为这里有一个我必须寻访的所在,千年学府——岳麓书院。

岳麓书院,是中国乃至世界上最古老的学校之一,这所始建于北宋的千年学府,直到现在还在培养学生。岳麓书院现在属于湖南大学,开办中国哲学、历史学、文献学等专业,每年面向全球招收硕士生和博士生,这是它和中国其他很多古代书院的重要区别。它和衡阳的石鼓书院、船山书院一样,虽是古迹遗址,但仍在发挥功效。已经滋养了中华民族一千年,到今天还是一如既往,默默奉献。

仅用古老来形容岳麓书院,显然是远远不够的。古老不等于伟大,岳麓书院的伟大,在于它一千年来为中国文化输送了不可胜数的重要人才,源源不断,代代不绝。北宋至今,一千年的中华思想文化长河,岳麓书院注入的流水最多,激起的浪花最绚烂。

我怀着追慕先贤的诚恳,来到岳麓书院的大门前。一抬头,就看到了那副著名的楹联:惟楚有才,于斯为盛。短短八个字,气魄宏大,雄视古今,湖湘风骨荆楚才情尽在其中,让人无法不仰视,不敬慕。

走进岳麓书院,看到的第一个古建筑,是建于清代乾隆年间的赫曦台,为追念南宋哲学大师朱熹而建。南宋乾道三年(1167年)八月,朱熹应岳麓书院山长(也就是书院主持,相当于校长)张轼之邀,来到岳麓书院与张轼会讲。在他之前,已有过北宋大学者、理学创始人周敦颐来岳麓书院讲学授徒,影响极大。这次“朱张会讲”是两位中国顶尖级学术大师的汇合,更成为中国文化史上的一次盛事。在那个通讯不发达、消息不畅通、交通不便捷的时代,从全国各地甚至北方的金国赶来听讲者居然达到了数千人,“一时舆马之众,饮水池立涸”。据说当时朱熹和张栻意见不合,在这里就理学问题讨论了三天三夜。从此以后,“朱张会讲”成为了一个符号,一个文化繁荣、思想自由、教育兴旺的符号。偏安一隅的南宋王朝,从来被视为软弱怯懦,可它在思想文化、学术教育上的强大,却远比那些金戈铁马的征服更恒久,更夺目。

朱张会讲之后,岳麓书院声名更加远播,已然成为中国第一民间学府,并且为历代统治者所高度重视。明朝正德二年(1507年),在朱张会讲三百四十年后,又一位顶尖级的大学者来到这里讲学,他的哲学观与朱熹相对立,但他在中国思想文化史上的地位却不亚于朱熹,他的到来使岳麓书院又一次成为无数海内外学人汇聚之处,他就是王阳明。他的心学思想,影响了无数后代学人,并且远播到日本、韩国和东南亚,直到现在仍被许多人推崇。

从南宋到清末的近八百年里,岳麓书院就是这样不断迎来四面八方的杰出学者,不断融汇古往今来的众多学派,成为中国思想碰撞最为剧烈、文化融合最为成功的地方。从这里走出了彭龟年、游九功、胡大时、王夫之、陶澍、贺长龄等一大批杰出学者。尤其是到了清代后期,那个“湖南人的时代”,在中国政坛文坛上独领风骚的湖湘人士,几乎都有求学岳麓的经历。魏源、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刘坤一、谭嗣同、唐才常、熊希龄、杨昌济、程潜、蔡和森、毛泽东……如果说,此前的岳麓书院,是在为中国思想文化界源源不断输送人才。那么,这一时期的岳麓书院,意义已经远远超越了文化领域,它在改写着中国的历史和中国人的命运。

走过赫曦台,经过两道门廊,就到了作为书院核心建筑的讲堂,也就是朱张会讲和阳明讲学的地方。讲堂大厅中央悬挂着两块鎏金木匾:一为“学达性天”,由康熙皇帝御赐;二为“道南正脉”,由乾隆皇帝御赐。大厅左侧墙壁上留着朱熹手书的“忠孝廉洁碑”。一笔一划,规矩谨严,两位盛世帝王,一位儒学泰斗,在这个面积不大的千年庭院里,都是那样毕恭毕敬、至诚至恳,岳麓书院也坦然接受了这种恭敬和诚恳。如今,站在讲堂中央,似乎还能看到他们那虔诚的身影,还有讲堂下面那无数学子期盼而又激动的眼神。正是这些身影和眼神,让这个小小的千年庭院,变得无比宏大、无比壮观。

 讲堂后面,是书院御书楼,珍藏古今图书五万余册,包括《四库全书》、《四部备要》、《古今图书集成》等珍贵典籍。讲堂两侧,错落有致地分布着众多建筑,如作为师生宿舍的教学斋、半学斋,陈列书院历史的湘水校经堂,祭祀孔子的文庙,祭祀屈原的屈子祠,祭祀岳麓书院历代名师的濂溪祠、崇道祠、船山祠、六君子堂,历代文人墨客留字题诗的碑廊,纪念清末维新派开办时务学堂的时务轩……徜徉流连于其间,不需要细细品读那些介绍文字,也不需要慢慢观赏那些陈列文物,就能嗅到墨香阵阵,就能听到书声琅琅,就能看到一幅中华文化的瑰丽长卷,就能感悟到千年历史中那份远离功名利禄、绝缘钩心斗角的书生意气、坦荡襟怀。

感悟到这些,我们理应对那一代代坚守在这里的人们表示敬意。尤其是岳麓书院的领导者——历任山长。这么重要的学术教育机构,领导者居然叫“山长”,似乎有些土气,甚至容易让人联想起“山大王”。其实,我恰恰觉得山长这个名字特别绝妙,比校长、院长好得多。它透着一股那么浓的生活气息、山野性情,丝毫也不矫情做作,朴实而又大气。似乎有几分自嘲,其实恰恰道出了岳麓书院的真谛——不管外面的帝王将相们争斗得多么热闹,军阀枭雄们拼杀得多么惨烈,我们就静静地呆在这个山脚下,读书修身,研学问道,听山风沐山雨,笑看天下风云、百代兴衰。这个称呼代表的,是一种自信,一种潇洒,一种境界。

在岳麓书院的发展历程中,经历过五次毁灭和重建,第一次是1275年,蒙古军队攻破长沙,岳麓书院被付之一炬。书院几百学生参与了悲壮的长沙保卫战,城破后大多自杀殉国。第二次毁于元末战乱,第三次毁于明末张献忠的农民军,第四次毁于清朝“三藩之乱”,最后一次毁于太平天国农民军。令人感动的是,每次书院被毁后,很快就会被重建起来,并且恢复生机和繁荣。重建中既有政府机构的力量,又有民间人士的投资赞助。这些事实一再证明,岳麓书院不是一所普通的学府,它是一个代代相传的文化符号。改朝换代的烽火硝烟、鼓角马蹄可以淹没一切,哪怕最奢华的宫殿也可以顷刻间荡然无存,唯独无法淹没民族心灵深处那份文化信仰,这种信仰平实而又强大,朴素而又坚韧,平时无声无息,可在危机时刻,在灾难关头,却可以战胜一切,托载起几千年的文明。这才是真正的好大学,不在红极一时,而在千年不朽。

我相信,再过千年,只要中华民族还存在,这个文化符号,就会一直护佑着中华文明,谁也不能将它毁掉。

我一路看着,一路想着,走出岳麓书院大门时,雪停了。回头遥望,雪中的岳麓书院,雪中的岳麓山,一片冰清玉洁、银光闪闪。

                                                             (作者莫玉鑫系衡阳铁路公安处民警)

(编辑:昕恬 )

  • 湖南要闻
  • 三湘交通
  • 交警连线
  • 汽车资讯
  • 铁路民航
  • 自驾旅游
  • 交通文艺
时政 | 交通 | 交警 | 公路 | 铁路 | 民航 | 物流 | 水运 | 汽车 | 财经 | 舆情 | 邮局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版权声明 | 人员查询 | 我要投稿 | 招聘信息
总机:010-67637567 E-mail:zzs@rmjtzz.com
Copyright 人民交通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百度统计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东铁营顺三条2号 邮政编码:100079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130064号 京ICP备1801426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