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时政 交通 交警 公路 物流 汽车 民航 铁路 邮政 深度 财经 人物 地方新闻 舆情 车生活 新视野 法律法规 行业新闻 RSS订阅

【杂文】耐人寻味的“原报社总编辑”

2019-05-05 19:07:20 来源:人民交通网 字体:

                                              作者:安青

   上个月(即4月)的12日,我有幸作为嘉宾获邀参加了衡阳市女企业家商会的总结表彰大会。会议开始,主持人照例要介绍参加会议的领导与嘉宾。通过主持人的介绍,我知道参加此次会议的领导与嘉宾大多是在职的市领导以及市直各有关部门的负责人。在介绍我的身份时,主持人在我的名字前面加上了“原报社总编辑”的称呼。

    一听这个称呼,坐在台下的我不免有些尴尬,觉得自己是一个退休的人,与在职的领导同桌并座,显得很不和谐。然而,从会议的举办方考虑,人家邀请的都是有头有脸的政界要人,你如果没有任何职务,人家凭什么邀请你?好在我在退休前曾担任过报社总编辑,人家当然介绍我为“原报社总编辑”了。
    在当下的语境中,这绝对不是孤例。放眼当今社会,但凡一个重要活动,为了壮其声威,举办方都会邀请一些退休领导为其站台。在介绍这些人的身份时,都会在其名字前冠以“原书记”、“原主任”、“原主席”、“原局长”之类的称呼。即便是我们的主流媒体也不能免俗,在报道这类活动时,常常在一些人的名字前冠以“老领导”的称呼。这就充分说明,我们这个社会还是一个官本位的社会。
    当然也有例外。如果某人在某个领域有所建树,并有相当大的声望,参加某项活动时,人家会介绍他是“著名学者”、“著名作家”、“著名画家”等等。但这样的情形多半发生在京城和省城。在我们这样一个地级城市,能以“著名人士”的身份参加某项活动的,则很少见。记忆当中,我的朋友,即开发湘水明珠楼盘的房地产商盛明明先生,曾经常以“著名本土文化学者”的身份参加各种会议与活动。他之所以有此殊荣,是因为他确实对衡阳本土历史文化的研究有相当深厚的造诣,并曾在衡阳电视台主持过《雁城说雁》的大讲坛,其关注度之高,影响之大,极尽一时之盛。
    说实话,我也曾想成为一个“著名人士”。在近三十年的新闻职业生涯中,我努力工作,勤奋写作,即使我当上了报社总编辑,也并没有因此而放松写作,相反,我的写作更加勤奋,报纸的头版隔三岔五便刊有我的文章。年复一年,我的名气似乎也大了起来。在这座城市的很多场合,都有人对我大加赞赏:“您昨天的文章写得真好“、“我常常拜读您的大作”、“我是您的铁杆粉丝”等等。当年有人甚至以我的名字作为招牌在城区开设了一家茶楼,生意也还不错。我不由暗想:在衡阳,我应该算是一个名人了。
    如今看来,这不过是一种可笑的幻觉而已。不能说我没有写出过好的作品,凭心而论,我当年确实曾写过一些有份量的文章,也产生过积极的影响。但严格说来,我很多文章都是应景之作,其中有些文章,纯粹是为了讨得领导的欢心,真正发自肺腑、且对促进社会进步发挥作用的文章则少之又少。当年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赞扬我、恭唯我?除了场面上的客套,更多的恐怕还是在于我当时担任的职务,而绝非我的文章达到了一个怎样的水平。
    这一点,在我退休之后很快得到了验证。退休后的这几年,我的名字很快湮灭于寻常巷陌之中。在某些场合,有人郑重地介绍我时,虽然有不少人能想得起我,但更多的人对我则是一脸茫然。那个曾以我的名字命名的茶楼,早已改旗易帜,挂上了“XX大药房“的牌子。随着“报社总编辑”这一职务的解除,我的名气也随之烟消云散、风光不再,走在大街上,我和那些贩夫走卒、引车卖浆者流并无二致。
     说出这些事实,并不是想表达自己的人生失落之情,而是想揭示一个很容易被人忽略的常识:一个职务在身的人,无论你在人前如何风光,那都是缘于你的职务以及你的职务所拥有的权力,而绝不是缘于你的人品或才华。或者说,当有人在你面前恭敬有加时,更多的是在乎你所坐的那把椅子,而不是在乎你这个人。因为,如果你离开了那把椅子,你便什么都不是。
    以此观照,那些没有任何职务,而在某些领域取得不俗成就的人,则很少发生这种“人走茶凉“的情形。我在前面提到的那位盛明明先生,作为“著名本土文化学者”,如今他依然吃香,仗着自己的学识,他在当今的房地产领域纵横捭阖,做得风生水起,出席活动时,人家照样介绍他为“著名本土文化学者”。
    放眼当今的衡阳写作界,亦不乏像盛明明这样的人。比如我所知晓的汐颜、肖恒生和梅疏影,这三位写手,常年游离于体制之外,浪迹于江湖,呼吸于民间,他们的写作与我迥然不同,除了遵守党纪国法,不像我有很多条条框框的束缚,亦没有任何名利的羁绊,纯属“我手写我心”。他们的文章只要一出笼,便赢得巨量的点击。长此以往,他们的名气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愈来愈大,而绝不会像我这样随着职务的解除,瞬间成为“明日黄花”。
    由此看来,做官和从文,虽说二者并不相悖,但毕竟有着截然不同的路数。要做到二者俱佳,殊非易事。既能做好官又能著好文,这样的人在古代比比皆是。当今社会能做到二者俱佳的,纯属“凤毛麟角”。明乎此,作为一个曾经的写手遭遇如今的冷遇,我没有丝毫的失落和遗憾。
    “小车不倒只管推,一直推到共产主义。”只要想写,就这么写下去吧。
     (作者雷安青,衡阳市著名学者,曾任衡阳日报总编辑,衡阳市委巡视组组长)

(编辑:昕恬 )

  • 湖南要闻
  • 三湘交通
  • 交警连线
  • 汽车资讯
  • 铁路民航
  • 自驾旅游
  • 交通文艺
时政 | 交通 | 交警 | 公路 | 铁路 | 民航 | 物流 | 水运 | 汽车 | 财经 | 舆情 | 邮局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版权声明 | 人员查询 | 我要投稿 | 招聘信息
总机:010-67637567 E-mail:zzs@rmjtzz.com
Copyright 人民交通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百度统计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东铁营顺三条2号 邮政编码:100079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130064号 京ICP备1801426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