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时政 交通 交警 公路 物流 汽车 民航 铁路 邮政 深度 财经 人物 地方新闻 舆情 车生活 新视野 法律法规 行业新闻 RSS订阅

难忘师情(散文)

2020-07-24 10:02:46 来源:人民交通网 字体:

刘亚平

我从小不爱说话,既使在读书的学生时期,也是很少开口。当时,母亲甚至曾怀疑我似乎有先天哑巴的迹象。

念初中的时候,班主任黄老师找我谈活,我因为紧张,小脸憋得通红,就是挤不出几句词来。黄老师说我是“三棒子打不出个闷屁来”的学生。

后来,班里选干部,有学习委员、文娱委员、卫生委员、劳动委员,因我的体育成绩还可以,黄老师唯独让我当体育委员,她的主要目的是让我在班里带学生做操,“逼”着我喊操多说话。

“现在开始做广播体操,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二二三四五六七八”……那时,每天班里早操时节,我都硬着头皮组织大家做操。黄老师站在一旁,有时会提醒我“声音再响亮一点”,于是我高声地喊了下去。打这以后,我的胆量慢慢变大了,也开始爱说话了。

七十年代实行开门办学,开展学工学农学军,并设立农村分校,学生经常要深入分校劳动,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班里成立文艺演出队,时常要下乡愿问演出。黄老师又点我的名,让我参加演出队。逼着鸭子上架,我与队员们一起手舞足蹈,也学会了表演节目。

黄老师班级荣誉感很强,每学期班级调整,总是把一些有文艺、体育特长和学习成绩优秀的学生,招在自己手下。我短跑和投手榴弹成绩比较突出,黄老师的班里总少不了我。每学期的学校田径运动会,4×100米接力赛,我都是跑的第一棒,接我的棒之后,三名队员一棒比一棒快,结果这一比赛总是全校的第一名。我参加投手榴弹比赛,也多次取得第一名,并保持当年的校纪录。每当班里取得出色成绩时,黄老师脸上总会泛起微微的笑容……

高中毕业后,我参加了工作。后来听说黄老师不幸患了绝症。我特意去医院看望,病中的她已经瘦得变了形,再也不见当年的风采。我凑近她耳旁,轻声地说:“黄老师,我是你的那个不爱说话的学生。”黄老师身子动了一下,费力地睁开眼睛看着我,脸上温情地浮过一阵笑颜,便又昏迷了过去。

不久,听到黄老师因病去逝的消息,可惜未能前往参加她的葬礼。黄老师良好的师德,无不让人敬慕。据说出殡那天,整个县城人山人海,有学生、干部、军警和群众,自发地前来为黄老师送上一程。在一个小县城,为一名普通老师致哀,能有如此隆重的场面还是少见的。

难忘师情。如今,黄老师离开我们已经三十多年了。每当想起她对我的教诲,那张严师般的脸上,透出的温馨笑容,常常浮现在我面前。是她让我这个不会说话的孩子增强了自信,走向社会,如今成为了一名较有作为的宣传工作者,这怎不令人感慨万千呢?

(编辑:杨小建 )

时政 | 交通 | 交警 | 公路 | 铁路 | 民航 | 物流 | 水运 | 汽车 | 财经 | 舆情 | 邮局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版权声明 | 人员查询 | 我要投稿 | 招聘信息
总机:010-67637567 E-mail:zzs@rmjtzz.com
Copyright 人民交通杂志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百度统计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东铁营顺三条2号 邮政编码:100079 本刊法律顾问:北京市华城律师事务所 汪斌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130064号 京ICP备18014261号-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165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