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时政 交通 交警 公路 物流 汽车 民航 铁路 邮政 深度 财经 人物 地方新闻 舆情 车生活 新视野 法律法规 行业新闻 RSS订阅

抗疫标尺检验下的中国与西方(连载)

2020-07-28 17:40:39 来源:人民交通网 字体:

第十三篇     西方价值观是“百步大王”还是“普世价值″?

彭崇谷

       我家乡常用“百步大王″来形容哪些目光短浅,影响力微,活动空间小的人。

       抗疫的标尺度量出西方的价值观,仅是“百步大王”,也就是说它只能在特定的范围内发挥作用而已,它不能成为人类社会的普世价值。

      长期以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极力推崇一种欧美式民主的价值观,这种价值观认为西方式民主是最完美的社会状态,“民主的核心是自由平等”,“人权高于主权,捍卫个体生命意志”,并认为这种价值观"是现代文明的真正含义”。这种欧美式民主是伴随着资本主义经济的产生与发展,西方新兴资产阶级在推翻封建制经济和政治制度斗争中逐步走上社会政治舞台的一种价值理念,它在资产阶级早期同教会、王权、贵族的斗争中具有进步意义。但由于这种民主是“以全民的形式掩盖资产阶级利益”,“形式上的平等和实质上不平等的对立成为它的典型特征”,所以它“实质上是少数人的民主”。但近代以来,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利益垄断集团为了实现自身的最大利益,特别是美国为了谋求永远占居世界霸主的地位,他们把这种民主高捧为“人类的核心价值”,并自诩其“具有普世价值”。正如一位名叫理查德.莫德的学者4月6日在[澳大利亚洛伊解读者网站]发表文章分析指出的:“美国长期坚持一种全球秩序”,“这种秩序体现了美国的价值观以及政治和经济制度”,体现出“美国的权威以及通过思想和榜样控制”世界。

     然而国际政治运行的实际及在这次全球防控新冠肺炎中,中国与美国在认识、行动、及抗疫效果上的重大差距对美国这种价值理念提出了巨大挑战。

一,按欧美式民主治国理政产生了众多重大缺陷。

      首先这种欧式民主政治制度是一种低效的运转机制。这种民主在国家治理上用权力分置、互相制约、平衡的原则维护大资本家、大财团及金融集团的总体利益。用这种制度治理国家,在通常情况下,当利益垄断集团与党派的利益一致时,国家治理就能相对稳定有序;而当利益集团与党派利益相对立时,他们之间的相互掣肘、相互否决就必然成为常态,国家治理就不可避免出现低效低能,甚至混乱状态。美国在今年新冠疫情中的表现就充分表现出这种西式民主的局限性。由于美国今年是总统大选年,作为共和党总统的特朗普,希望在今年的大选中战胜民主党连任总统。他觉得实现这一目标的途径就是通过发展经济充分解决美国民众的就业以获取更多的选票。而防控新冠病毒不仅需要联邦政府开支大量的资金,而且还将影响经济的发展及减少民众就业的机会,这与特朗普的竞选连任战略是严重不相符的,所以特朗普在美国抗疫问题上一开始就采取无所视视、淡化、迟缓甚至应付了事的态度。特朗普的这种态度决定了美国在抗疫行动上拖延迟缓,效率低下。这通过美国纽约州的抗疫行为就能得到充分的说明。据法国《快报》周刊网站4月11日文章报道:3月2日纽约出现疫情后,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在防控舆情上还犹犹豫豫,他表示:“我们不认为情况会和其他国家一样糟"。经过多次犹豫不决后,纽约市长白思豪宣布从3月16日起关闭公立学校、酒吧和餐馆;州长则直到3月22日才下令居家隔离和停止非关键行业经营活动。两人干同一件事,时间却相隔了6天。专家批评他们这种行为过于谨慎。雷德莱纳评论说:“市长和州长都迫于一些反对的压力。有人敦促尽快关闭学校,但也有人强调这样可能导致的经济、社会后果”。

      由美式民主引发党派利益之争影响政府效率的事例在美国历史上不断发生。就在前几年,特朗普决定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修建一座防止南美洲、中美洲难民进入美国的″隔离墙”引发的民主党和共和党大战是这方面的一个典型事例。美国国会中期选举之前,特朗普所在的共和党掌控着参议院和众议院,所以特朗普想做什么事情很容易在参政两院通过。在 2018年11月6日美国国会中期选举中,共和党失去了众议院多数席位;民主党时隔八年之后重夺众议院多数席位,众议院落入了民主党手中。民主党很多议员对特朗普一直不满意,甚至提出要弹劾他。所以当特朗普提出拨25亿美元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修难民墙的时候,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拒不拨款;如此特朗普与佩洛西展开较劲。为反击众议院,特朗普执意让联邦政府关门;佩洛西则要求特朗普推迟时间发表国情咨文;佩洛西要带队出访,特朗对其紧急叫停;特朗普拗不过这位74岁的婆婆佩洛西,不得已重新让联邦政府开门;但是他限定佩洛西为″三周”的考察期,如果三周之内众议院还是不拨款,特朗普将决定再次关门。就在2月16日限期将满的前一天2月15日,特朗普为了在与佩洛西在修墙上继续较量取得主动,他一意孤行宣布美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特朗普此举的用意是,当宣布美国进入了国家紧急状态后,作为总统的他将依据美国"国家紧急状态法"授予总统的权力,调集划拨修建美墨边境难民隔离墙的资金。民主党佩洛西议长掌控的众议院也毫不退让。首先,国会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的民主党人表示,将对特朗普宣布“国家紧急状态“立即展开调查;称特朗普此作为是为实现在美墨边境修筑隔离墙提供资金而引发了宪法和法律问题,要求白宫提供特朗普宣布实施“国家紧急状态”决定的法律文件。同时,在2月18日这天,民主党组织了16个州提起联邦诉讼,称特朗普已经让美国面临他自己造成的宪法危机。这项起诉由加州总检察长贝特拉牵头,科罗拉多州、康尼狄格州、特拉华州,夏威夷州等十六个州参加了这次诉讼;其中有15个州由民主党州长领导。民主党的这位州检察长贝科拉声明,将把特朗普告上法庭,以阻止他滥用总统权力,阻止他单方面掠夺国会划拨给各州民众的纳税人资金。这样虽然特朗普修墙的决定没有改变,但他将陷入长达数年的官司之中。

       其次,这种西式民主中的党派之斗将不同程度造成国家社会的政治分裂。据5月6日[观察者网讯]文章称,据美国媒体报道:″纽约市长批特朗普把党派偏见置于国家需要之上”。文章说美国当地时间5月4日,特朗普在接受《纽约邮报》采访时表示,他不愿意利用新的经济刺激方案,来帮助那些受新冠肺炎影响最严重的州。他指的是那些民主党占多数的州。特朗普认为这些州不应该得到资金,原因之一是这些州是民主党人担任领导。特朗普毫不掩饰地说,“这对共和党人不公平,因为所有需要帮助的州都是由民主党人管理的”。纽约市长白思豪愤怒地指出:特朗普虽然启动了刺激经经计划,但他不愿意救助消防员,警察,医生,护士等抗疫一线人员,而是把钱都给到了企业和富人手里。如联邦政府很迅速向航空业提供了580亿美元的援助。而防空业中的军工巨头恰恰是共和党在选举方面重要的“合作伙伴”。 [观察者网]这篇文章还分析道:由民主党人领导的纽约是美国最大的城市和金融中心。如果没有纽约经济的复苏,美国经济永远无法复苏。但纽约是美国疫情的重灾区,据纽约市政府官方网站发布的数据,截至当地时间5月5日13时,纽约共确诊新冠肺炎 171723人,累计死亡13724人,另外还有5383人也可能是死于新冠肺炎。在这种严重的疫情之下,纽约市的财政压力猛增,急需联邦政府的援助。而特朗普却给防控疫情的措施涂上严重的政治色彩,拒绝对有严重困难的民主党领导的州给予援助。所以纽约市长白思豪,严励批评特朗普的抗疫政策 : “特朗普不应该因为人们住在民主党占多数的州,就把他们拒之(经济救助)门外”。

        再次,西方民主对维护国际秩序容易产生不利影响。由于西式民主中分权和制衡的对抗极其容易被党派之争所利用。因而在这种对抗性民主制度下,国际关系中很多来之不易的协议也有可能因为党派的对立而被破坏。由此必然增加全球治理的难度。

       这就是欧美民主制度下党派斗争引发的恶果。《首席财经智库》4月20日发表网文深刻揭示了美式民主引起的党派争斗,权力分散,行政效能低下对美国社会造成的危害。文章作者指出: “美国人更喜欢民主制度,因为国家权力的分散,僵化的法律体系,为了上台不择手段甚至私下里可以向任何人摇尾乞怜的政党,以及为了保护本党派的利益不惜牺牲国家利益的特性”,这些东西如癌细胞一样广泛分布在美国政党政治的躯体之内,因而怎么能够希望美国政府代表全体美国人民的利益?美国联邦政府又怎么可能引领美国人民取得防控疫情斗争的胜利?这里也深刻暴露了西方民主政治价值理念的虚伪与卑劣。

        再其次,西方式民主制度明显不能高效防控突发性重大事件。从一些西方国家应对突发性地震、水灾、森林火灾等重大自然灾害的作为来看,他们完全没有中国在1998年特大洪灾、20O8年5月汶川地震、2007年冬南方特大冰冻,以及2003年处理重大传染病″非典”中所表现出来的那种高效性和强大的动员力。值得指出的是,自上世纪以来,西方世界以及东方一些对西方顶谟礼拜者们一方面把西方价值观吹捧为人类文明的核心价值,同时又对中国的制度、文化及作为横加指责:他们讽刺中国的历史,是"推翻强权专制,再建立强权专制的周而复始",咒怨″中国社会目前还是专制社会”,是“强权政治”。然而,俄罗斯国际事务理事会主任安德烈.科尔图诺夫4月12日在该理事会网站发表文章评论今年全球抗疫时指出: “此次危机让我们确信,中国的社会政治制度能够比自由民主制度更有效应对疫情挑战…… 现事实变得愈发清楚。在保障生存权和健康权这样的基本权利方面,西方自由体系不及中国的行政命令体系”。

俄罗斯人民友谊大学教授尤里.塔夫罗夫斯基发表在[俄罗斯伊兹博尔斯克俱乐部网站 4月17日文章]中分析了中国与西方在抗疫中表现出的在政治体制及文化价值理念上的巨大差别,他指出:“中国以最小代价击退了新型冠状病毒突如其来的首次进攻,再次令全世界惊动。当警报从武汉传来时,中央当即下达明确而严格的命令,隔离感染源、建设临时医院、启用战略储备、补偿损失、减免税款”。当世界对中国的抗疫“在观看的同时,自由派对中国“人权遭破坏”深感愤怒,而现实派则开始从中国取经。数以十万计的人因中国的方法被采用而得救,另外数以十万计的人因中国的方法被蔑视而受难”。如此,他作出结论认为: “中国的方法难以在国外奏效,别国也不可能将其完全复制。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著名的“中国特色”所决定的,中国传统的网络化社会体系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数百年来中国人为了大兴土木、修缮水利和抗击天灾而形成了一种集体社会。最近几十年,另一个网络一一党组织的网络得到了显著加强”。的确,无论西方及其祟拜如何曲解污蔑仇视中国现行的政治制度“专制”"强权,试问?如果中国没有执政党这种坚强的领导力和凝聚力,没有中央政府强有力的推动力和执行力,中国能在短时期内组织起这么强大的人力和物力、这么坚强的技术力量和精神力量将新冠病毒的危害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吗?

      这是防控疫情的全球行动,也彻底戮穿了西方世界人权理念的虚伪!

      西方世界经常把尊重“人权”放在嘴上,甚至经常以人权为棒子棒打与他们价值观不同的国家。在这次抗疫中,中国一开始就采取居家隔离,不聚集,戴口罩等有效防止新冠病毒传播的措施,西方一些国家政要和媒体却把中国这些有效措施诬蔑为限制“人权”和“。像美国、巴西″。象美国、巴西一些西方国家即使面对新冠肺炎肆虐吞食国人的生命时念念不忘的是“复工”防止经济衰落,在医疗物资上是那样准备不力,甚至提出不惜牺牲老年人的生命来换取经济的繁荣。所有这些,充分表现出西方世界对人的生命的漠视。这是真正的对人权的践踏。英国学者,伦敦经济与商业政策署前署长罗思义说得好:“中国从一开始就深刻理解什么是真正影响人民生活的人权?最致命的大流行病中,最要紧的人权不是刻板、肤浅的人权概念,而是要能活下去”。

 

      二,西方的文化价值理念对防控疫情有极大的负作用。

      首先,西方世界推崇的是个性至上、个体意志先于群体意志的民主自由价值理念。这种理念滋生了西方许多民众对居家,带口罩,检测、保持社交距离等由政府规定的防控新冠肺炎有效措施的抵制心理,而正是这些有效措施的难以落实影响了西方对疫情的防控。

      西夫科夫在 [ 俄罗斯《军工信使》周报网站4月7日文章]中对西方这种价值理念的危害作了深刻揭露。他指出,“在那些自由主义理念最流行,全民精神动员难度最大的国家,植根于此类价值观基础之上的卫生保健系统,显然对严峻的疫情危机最为束手无策。而在那些公民的精神动员度极高的国家,例如中国。国家能号令经济,国内卫生保健系统得以表现出极高的疫情防控水准……如此一来,我们可以断定,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已高调证明,资本主义尤其是最极端的自由原教旨主义形式,对于现全球化的人类社会而言极端危险”    

 

三,世界都需要秩序,都需要有领导,都需要集合共同的力量,唯有如此,人类才能不断战胜困难,走向更高的文明”所以追求绝对的民主和自由,蔑视社会合理的组织性,反对社会的有序管理,这只会把人类社会引向混乱和倒退,更是对文明的践踏。这也足以说明西方式追求个人绝对民主自由的价值理念是人类形成合力共同应对全球突发性重大公共事件的破坏力量。       

     其次,西方价值观推崇“个体的利益是第一位的”,主张个人利益高于社会利益。历史和社会的实际证明,在高度组织化社会化的当今时代,要维持社会的有序和存续,更需要人民的相互配合,对社会秩序的遵循、对个人无限欲望的克制,对社会整体利益的坚守,这是推进人类文明发展不可缺失的条件。所以,过于强化个体的局部利益的理念弄不好就是一种对文明的破坏力。[俄罗斯《军工信使》周报网站4月7日文章]编者按也彻底否定了这种观点。这篇文章认为中国遏制新冠疫情蔓延取得成功,反观欧洲却问题百出,方寸大乱,这证明了在紧急关头,唯有将社会利益置于私利之上,才能确保人类社会的存续”。的确,如果在中国这次防控疫情的战斗中,武汉不是承受着巨大牺牲实行封城把新冠病毒隔绝在武汉市之内以控制其向全国扩散;数万名医护人员不是以社会国家他人利益为重,置生死于度外冲到武汉抗疫第一线;中国不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而对比美国执政党共和党特朗普是处处时时、事事考虑的是如何防止经济下滑以确保在选举总统中,共和党获胜、特朗普获取最多的选票,致使美国及广大民众在新冠病毒面前遭受如此重大的灾难,这显示出西方世界推崇的个体利益、局部利益至上的价值观是何等的肮脏!全力支持武汉的抗疫,中国对新冠肺炎的防控能在短期内取得这么好的成效吗?不讲道义,不讲秩序、无视普通民众生命反文明的价值理念,怎么可能成为追求文明的当今时代的共和党获胜特朗普获取最多的选票,致使美国及广大民众在新冠病毒面前遭受如此重大的灾难,这显示出西方世界推崇的个体利益、局部利益至上的价值观是何等的肮脏!

         一种不讲道义,不讲秩序、无视普通民众生命反文明的价值理念,怎么可能成为追求文明的当今时代的“普世价值”?(未完待续)

彭崇谷,著名的文化学者,诗人、赋作家、书法家、画家。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顾问、湖南省诗词协会会长、湖南省诗书画艺术院院长、中国作家协会湖南分会会员、中南大学、湖南大学、湖南师范大学客座教授、湖南教育科学研究院博士后导师。其创作的文学作品《三江源赋》被编入《大学语文》教材,《湘江赋》编入中学《中华文化基础教材》。曾任湖南省衡阳市市长、湖南省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厅长、省编办党组书记。

(编辑:杨小建 )

时政 | 交通 | 交警 | 公路 | 铁路 | 民航 | 物流 | 水运 | 汽车 | 财经 | 舆情 | 邮局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版权声明 | 人员查询 | 我要投稿 | 招聘信息
总机:010-67637567 E-mail:zzs@rmjtzz.com
Copyright 人民交通杂志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百度统计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东铁营顺三条2号 邮政编码:100079 本刊法律顾问:北京市华城律师事务所 汪斌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130064号 京ICP备18014261号-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16597号